logo 婦聯聲音 來自工會

首頁 > 人物 > 名人明星 > 正文

柯藍:懷赤子之心,享“小滿”人生

采訪演員柯藍那天恰逢小滿,她說“小滿”便是她當下的人生狀態。不去追求完美,悅納自己的缺點,不管是做事、做人還是做公益,都是灑脫自我隨性而為。

關鍵詞: 柯藍 角色

1

“我閨女沒了,沒了,我閨女沒了。”柯藍在綜藝節目《聲臨其境》中,為電視劇《紅高粱》的片段配音。三個“沒了”傳遞著不同的情緒,層層遞進把人們代入九兒痛失愛女的情景。配音的柯藍哭了,現場的觀眾也跟著掉眼淚。

精彩的配音讓許多人感到驚艷,然而柯藍最早為人們熟知,是擔任鳳凰衛視中文臺的音樂節目主持人,率真自然的風格留在許多80后的青春回憶里。誰也沒想到,30歲的她在主持事業的上升階段,毅然轉變職業方向,全身心投入到表演之中。

于是,對于不少90后來說,柯藍是《人間正道是滄桑》里的瞿霞,是《人民的名義》中的陸亦可,也是《急癥科醫生》、《獵場》等熱門電視劇中熟悉的角色。她最近正在拍攝獻禮澳門回歸20周年的電視劇《澳門人家》,于工作間隙接受了本刊記者采訪,她那一貫直來直去、不加矯飾的講話方式,讓采訪變成了關于表演和人生的對談。

沒有認“真”,就沒有瀟灑

一開場便沒什么客套話,柯藍講起參加《聲臨其境》的原因——“就是去玩兒了!”京味十足的兒化音,平添了幾分無所謂的瀟灑。然而說起在節目中,她為周迅扮演的九兒配音有何感受,又變得鄭重起來,還帶著一點兒激動。

“有的演員屬于‘老天賞飯吃’,周迅是業內公認這樣的人之一。”柯藍認為,配音很難復原演員表演時呈現出的靈動與魅力,更何況是周迅。“其實我沒有配音,我完全是在表演。”她坦言自己演了一遍九兒痛失愛女的戲,配音時的狀態便是她的表演狀態。

這是柯藍版的九兒,進入角色情緒到位,嘶吼、沙啞、哀鳴的聲音狀態隨之而來。做演員是她的后天選擇,唯有相信勤能補拙。為了配音的一分多鐘片段,小時候已經看過好幾遍《紅高粱》原著的她,又一次深入研讀、思索,把自己代入那個年代,那種狀態。

已經演了十多年戲,柯藍認定了“真”。人們常說“大人演不過小孩,小孩演不過貓狗”,差別就在一個“真”字,小孩相信眼前的情境,貓狗的行動出于本能。“表演得把自己的心掏出來,角色的心也就在你手里了。”

柯藍屬于決定了的事便會去做的人,無論要放棄多少已經擁有的東西。人到中年以知名主持人的身份轉行,在外人看來有點可惜、有點晚、有點困難,她卻覺得剛剛好。幸好她找到了今后的職業方向,幸好過去的歲月和生活沉積讓她更容易領悟復雜的角色,幸好多年的主持經驗磨煉了她的語言感覺。

多年來,柯藍在熒幕上塑造的角色可圈可點,而她卻直言不在意能取得什么成就,更不會去求得誰的認可。已經過了不惑之年,她有著這個年齡的通透:“人活一輩子,快樂很重要!”談到這里,她突然想起來今天是小滿,略一思考后驚呼“神奇”。

二十四節氣里許多都是大小對應的,比如小暑和大暑、小雪和大雪等,卻只有小滿沒有大滿。“滿而不損,滿而不盈,滿而不溢。原來小滿很好。小滿足矣。”柯藍感慨一番,仿佛在自言自語:“我現在便可以稱為‘小滿’。挺好。”

2

 

每種性格都有自己的光彩

柯藍從小就養成了讀書和思考的習慣,并從中受益匪淺。她原名鐘好好,祖父是開國元勛、新中國第一代上將,小時候跟著爺爺奶奶生活。六歲的時候,奶奶便把《紅樓夢》丟給她看,告訴她“只有閱讀才讓一個女人不寂寞”。她很慶幸,奶奶一直說她是“獨一無二”的,她也從中汲取到信念和力量,如今依然在努力做獨一無二的自己。

書、電視劇、電影,在柯藍看來都是藝術作品,真正偉大的作品講的都是人性。表演最吸引她的地方在于,可以盡情體驗別人的人生。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時代和環境如何變化,人性都是相通的,演員和角色的人性也是相通的。塑造每個角色,對她而言都是認識和發掘自己的過程,她喜歡這個過程。

演員拿到劇本時,角色是平面化的簡介、描寫和臺詞,要讓這個角色“立”起來令人信服,必須要注入人性的東西。“如果人性是360°的,那我能夠達到的角度越多,我就能擁抱更多不同類型的角色。”以不同的角色引路,柯藍探索著人性的每個側面和棱角。

許多觀眾都表示,在柯藍扮演的角色身上,都散發著一股“正氣”,認為這就是她自身的氣質。她卻堅持角色是角色她是她,還毫不避諱地數落起自己的缺點。比如自私任性,聚會遇到不喜歡的人會馬上離開,并不在乎對方的評價。不過,她有時還會“享受”缺點,因為完美不一定可愛,真實終能動人,那才是專屬她的人性。

以柯藍如今的閱歷和經驗,她很想演一個女人相對完整的人生,而不是青春、成熟或年邁的某個階段,既有挑戰性又能演得過癮。

每當遇到相對單一的角色,柯藍都會加入一些有趣的表達,比如小動作、特有的說話方式等,傳遞出更復雜的個性特征。她希望這樣的表演,能讓觀眾尤其是女觀眾,認識到妻子不是必須溫柔的,女檢察官不是當然古板的,女科學家也不是學究……女性形象是豐富多元的,每種性格都有自己的光彩。

用“勞動”所得做想做的事

在演藝圈很容易面對許多誘惑,柯藍卻始終關注當下,關注身邊的人和事,她說:“越了解人性,對人越會有悲憫之情。”多年來,她做了不少好事,卻很避諱掛上“公益”、“慈善”的名號。她坦言自己是個普通的“勞動婦女”,只是在用勞動所得做自己想做的事。

柯藍早年拍攝《中國遠征軍》時,劇組請來了三位曾經的遠征軍老兵,看到浴血奮戰的拍攝場景,三位老兵回憶起以前的經歷,一下子哭倒在現場。聽完老兵講述當年的故事,她加入了關愛老兵的志愿者隊伍,還通過“壹基金”設立賬戶給需要的老兵經濟支援,一直堅持到現在。

主持《天下女人》期間,柯藍參加了楊瀾陽光未來藝術教育基金會的一些活動,那些打工子弟、留守兒童進入她的視線。她自己出資,把孩子們從不了解表演到走上戲劇舞臺的經歷拍攝成紀錄片《BiangBiang De》。她希望借此讓更多的人關注這些孩子的情感和精神世界。后來,她又出資拍攝了《寒冷的高山有犀牛》,記錄云南邵通山村一對姐弟翻山越嶺去上學的故事,獲得美國紐伯里國際紀錄片節最佳紀錄短片獎。

從小就很叛逆的柯藍,其實并不喜歡“老師”這個群體,直到她主演了鄉村教師題材的電視劇《我們光榮的日子》。“何止是老師,簡直是‘媽’!”她發出這樣的感慨,此后一直擔任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希望工程燭光獎”的形象大使,她還捐款并聯合發起“藍色螢火”公益項目,幫扶退休鄉村教師。2018年底,她出資的第三部紀錄片結束了拍攝,主人公是赴邊疆執教的鄉村教師,預計今年完成后期制作。

“生在新時代是幸運的,也是幸福的。”柯藍坦言國家的富強,讓人們可以追求多姿多彩的生活,也有能力幫助需要的人,個人命運和國家繁榮緊密相關。如今,她參演的電視劇《澳門人家》將用一家人的風雨變遷,折射澳門融入國家發展的變化與榮光。2019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也是澳門回歸20周年,能夠于劇里劇外見證盛世,她發自內心地為祖國點贊!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0
体育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