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婦聯聲音 來自工會

首頁 > 生活 > 旅游 > 正文

創意一個家,創造一種生活

夜深了,貓狗都睡了,埋頭作畫的張斌偶爾放下畫筆,會爬上東墻的梯子仰天數星星,會躺在玻璃窗頂下的軟榻,望著月亮緩緩地西斜…… 對張斌來說,房子是租來的,日子是自己的,所有的時光都應該過得美美的,值得好好享有。張斌也因此被畫家們譽為“村花”等美名。

關鍵詞: 張斌 陽光房

張斌是一位畫家,她的畫作有很多瓷娃娃一樣的女子,目光沉靜,像沉浸在自己秘密的夢里。張斌是一個很會造夢的人,她的家藏在京郊農村的一片民房中,從外觀看毫無特別,但是一進門,仿佛進入夢中生活場景:竹榻案幾,清風明月,花圃綠枝,貓狗嬉戲。在出租房中過上這樣的日子,不僅需要慧心,更需要勇氣。這不,合同沒到期,房東突然提出要將房子收回。在別人可能是一樁煩心事,張斌說起來卻很淡然:“我的生活我做主。選擇租房,就意味著不穩定。但我喜歡玩空間,每一次搬家,就是一個營造全新空間的機會。”

 

DIY一種充滿陽光的生活


      無論是名字還是東北人的標簽,未經謀面,“會做木工活兒”的張斌,已經被人自動腦補成一位身強力壯爽快麻利的女漢子。一見面,卻發現根本就是一位溫婉柔和的小女子。張斌的“帥”是骨子里的。

截屏2019-12-23上午10.03.00

 


       “自己動手裝修房間,聽起來挺大的工程,實際干起來并不難。”“北漂”多年,張斌一直是租房族。每租一處,她都會把房間布置得舒適而別具特色。三年前,她租下了這間西廂房和一個露天的農家小院,決定改建一間陽光房。


      陽光房需要幾扇立式木窗,讓張斌犯了難:買現成的,沒有;定制,要花兩萬多元。“咳,干脆我自己做。”看著家中正鋪木地板的施工現場,刨子、鋸子、斧子、銼子各樣工具都齊全。張斌對干活的老木匠說:“借您工具,我來做木窗。如果有不會的地方,請您指導指導,可好?”老木匠欣然同意。


      量尺寸,買木框,自己用鋸子裁料,摳凹槽,挖卯榫……在鋸壞和摳廢了N根木條之后,八扇古樸大方的木窗橫空出世。老木匠一邊點頭,一邊半開玩笑地說:“手真巧,我覺得你給我當徒弟正好。”


      說張斌手巧,刮白墻的工人最服氣。墻壁相當于畫布,刷子就是大畫筆。張斌和工人PK刷墻,看誰干得又快又好。最后,工人心悅誠服:“你比我刷的還平。以后可別跟我搶活兒干啊。”


      張斌把自己對美的理解融入陽光房的細節中:廚房吧臺是廢木料拼成的臺面,以她親手切割的角鐵連接,牢固而結實;多功能壁柜用三合板做成,切割、打眼、裝合頁,全部DIY。柜沿露出木渣紋理,天然質樸,很多客人誤以為是特制而成。洗手臺也是她的創意,將一個老式柜子面挖出洞,放上淘來的青花瓷盆,別有古意。迎門豎起好幾扇花格木屏風分隔空間,屏風背后是書架,花格曲折,形成一個安靜的“讀書角”。正房前廊,砌出幾個墻垛子,隔成兩個空間,一個做咖啡間,一個當休閑室。咖啡間放兩把圈椅,既舒服又私密;休閑室臨窗是一個寬大松軟的臥榻,來訪的閨蜜們最喜歡在這張榻上橫躺豎臥,賞花喝茶曬暖,聽風聽雨看月,好不愜意。正房與陽光房之間的臺階是L型,索性讓防腐木地板延伸上來修成弧形“舞臺”,朋友來了對坐聊天,又是一個“舒適區”。

 

租房也值得擁有美美的日子


      雖然住著出租房,張斌卻擁有不離不棄的“老伙伴”:四米長的榆木茶桌,已經跟隨張斌九個年頭了。那是在一個集市上,一個刷著紅色油漆,帶有木雕花紋的茶桌一下吸引了張斌的目光。2000元的茶桌運回家,周邊的畫家朋友來圍觀,都夸張斌淘到一個寶。從舊貨市場淘來的寶貝還有很多:五米多長的木茶臺,底座是半根帶樹皮的樹樁;用了八年的木吊床;珍藏已久的鳳穿牡丹木雕,裝在木框梳妝鏡上,渾然一體;還有玄關的木案、廚房的斗柜……10年前入手的22扇木屏風,是張斌的“鎮屋之寶”,不僅可以作門,還可以作窗戶、當隔斷,古香古色,低調大氣。

截屏2019-12-23上午10.03.26


      陽光房東邊是花草區。依墻生長出一派繁華。欣欣向榮的鴨腳木一人多高,龍舌蘭、鶴望蘭、龍血樹……各色綠植在石礫間斜臥掩映——這片天然氧吧,在張斌入住前是一片菜地。


      春風中的小草探出綠芽。張斌趴在地上,后背曬著暖洋洋的太陽,感覺自己也要發芽了。樹影婆娑,滿地春光,張斌仿佛融化在泥土里。她請教老農,學會挖壟溝、架秧子,種下茄子辣椒西紅柿,精心養護。收獲時節,她把茄子辣椒西紅柿放在漂亮的陶盤中,擺在顯眼的案幾上,每天看著它們,滿心歡喜。


      兩只狗三只貓,是張斌的在冊“家人”。黑色的卡斯羅大狗叫卡卡,虎實得像一尊雕像,已經在這個家10年了。小貓小狗在卡卡身邊快活地打著轉轉,一點都不像是被收養的流浪貓流浪狗。張斌每次找出租房,都喜歡找農家院,其中重要原因便是要為貓狗安家。


      夜深了,貓狗都睡了,埋頭作畫的張斌偶爾放下畫筆,會爬上東墻的梯子仰天數星星,會躺在玻璃窗頂下的軟榻,望著月亮緩緩地西斜……


      對張斌來說,房子是租來的,日子是自己的,所有的時光都應該過得美美的,值得好好享有。

 

自由是看清自己想要什么


      在黑龍江的山野出生長大的張斌,最喜歡在夕陽下的金色雪原上奔跑。爬山、上房,還練就單手爬樹的“絕技”。因為淘氣,常被狗追鵝咬。小學三年級時跑到牛馬市場拽馬尾,還被馬踢飛。以至于朋友們面對張斌的奇思妙想總愛開玩笑說:“她是個被馬踢過的人,干出什么事都正常。”


      張斌大學學的是網站設計,如果按正常軌跡,她應該是互聯網、廣告公司的白領。然而,大學畢業,她做出了讓人大跌眼鏡的事:當畫家,做一名自由職業者。


     自由職業,是一條艱辛之路。在京郊一個偏僻的村子,聚集著來自國內四面八方懷有藝術夢想的畫家。那時,藝術市場低迷,畫家們大都生活拮據,反倒是張斌的畫因標新立異,銷路甚好。于是“張一鍋”開張了——張斌在家里支起一口鍋,每當收獲一筆賣畫錢,便燉上滿滿一鍋紅燒肉,開上幾天的“流水席”,請畫家們隨時過來“打牙祭”。那幾年的時光,雖然窮,但充滿友愛與快樂。張斌也因此被畫家們譽為“村花”等美名。


      有位高中同學常向張斌吐槽生活的不如意,希望能像她一樣自由自在。張斌認真地說:“你能像我一樣丟棄穩定工作,過著長期無收入、居無定所的日子嗎?如果不能,你就珍惜現在的生活。我擁有自由,是因為艱難地挺過了朋友、親人的壓力和生活中的諸多困擾。人不能‘擰巴’,要認清現狀,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今年10月,張斌就要搬家了,這是她在北京第八次搬家。“隨遇而安,不要錯過丟東西、斷舍離的機會。既然搬家是個鐵定的事實,那就高高興興搬吧。有痛有樂才是生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0
体育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