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婦聯聲音 來自工會

首頁 > 人物 > 職場榜樣 > 正文

院士陳薇:疫情阻擊戰一線女先鋒

2018年,該疫苗獲得國家頒發的新藥證書和藥品批準文號,這是由我國自主研發、全球首個獲批的埃博拉疫苗產品。 當時有人問過陳薇:埃博拉從來沒在中國暴發過,研究它有意義嗎?她還是全國人大代表,全國青聯常委,全國婦聯執委…… 此刻,疫情當前,陳薇和她的團隊責無旁貸。

曾經阻擊過非典、抗擊過埃博拉病毒的中國工程院院士、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員陳薇,此刻帶領團隊又出現在武漢,成為新型冠狀病毒疫苗研制中的先鋒隊。

 

奔跑在坎坷的賽道上

2020年2月2日,北京大雪。而進駐武漢第八天的陳薇和她的團隊正在帳篷式移動檢測實驗室中忙碌。這個實驗室剛剛運行三天,應用自主研發的檢測試劑盒,配合核酸全自動提取技術,核酸檢測時間大大縮短。這是解放軍醫學科學院專家組深入疫區進行科研攻關取得的一項重要應用成果。因為夜以繼日的工作,所有人都很疲憊,但大家都做好了“最壞打算”——以最充分方案,做最長期奮戰!

在缺乏疫苗和特效藥的前提下,康復患者的血漿是臨床特異性治療最可及的資源。

 

陳薇說,讓她感動的是那些愿意讓他們采集血漿用于他人救急的康復者,“其中有的人身體虛弱,連采血都很困難。”

因為此前國家科技部下發了《關于請協助采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康復者血液樣本的函》,已經有二十多名康復患者同意讓他們檢測血液標本是否符合獻漿標準。

“病毒是公共健康的最大殺手,是國家安全的隱形威脅。”對于以抗病毒藥物為主攻方向的陳薇來說,和病毒打交道已經習以為常。很多年以來,她一直在生物安全領域的“無人區”探索,曾經用超過十年的時間,成功研制首個納入國家戰略儲備的重組疫苗。這一成果,讓陳薇成為“生物危害防控”國家創新團隊的學術領頭人。

 

在非典疫情暴發的2003年,陳薇再立新功。當時,她正在研究ω干擾素,她以一個生物科學家的直覺意識到,ω干擾素對SARS冠狀病毒有抑制作用。必須盡快驗證這一判斷,盡早控制疫情,她帶領課題組,冒著生命危險,連夜進入生物安全三級負壓實驗室,與當時尚無有效治療手段的病毒零距離接觸。

和今天一樣,身著厚重的防護服,每次持續工作八九個小時,不能吃喝甚至不能上衛生間……

 

那一次,他們在最短時間內驗證了干擾素的有效性,1.4萬名預防性使用“重組人干擾素ω”噴鼻劑的醫護人員,無一例感染。這一成果榮獲2016年度國家技術發明獎二等獎。

而這一次,“重組人干擾素ω”噴鼻劑仍然在發揮作用,它能抑制RNA病毒,還能提高免疫力,遺憾的是,因為技術難度大沒能大規模生產,只能用于部分一線醫護人員。

新型冠狀病毒變異太快了,全世界的科學家都在快馬加鞭地研發疫苗。“目前大數據研究發展迅速,一旦有新變異出現,可以馬上通過生物信息學或大數據挖掘找到共用的靶抗原、發病機制或受體,可以快速指導疫苗的改良。”

 

然而,疫苗研發有固有的周期和規律,從來就不是一個能夠“迅速”完成的任務,人們對這個新病毒的生物特性、致病機理、傳播機制、易感人群等,了解非常有限。尤其讓他們憂心的是,中間宿主還沒有找到,也許還在發揮著作用。陳薇和她的團隊、她的國內外同行,正奔跑在一條坎坷的賽道上。

 

希望全天下人都健康 

《中國婦女》第一次采訪陳薇是在2012年,彼時,她剛剛獲得第八屆“中國青年女科學家獎”。那次,一身戎裝的她告訴記者,女人要做事業,首先要把家庭搞好。到現場陪她領獎的丈夫給記者講述了兩人一見鐘情的故事。原來,在科學的背后,陳薇是一個浪漫女子,能歌善舞,還夢想過當作家。浙大畢業后,她考入清華大學化學工程專業研究生。畢業時,原本有機會進入南方一家著名的生物公司,拿一份可觀的薪水,然而,一個偶然的機會,她聽說軍事醫學科學院是周恩來總理親自簽署命令,從全國抽調最優秀的科學家迅速成立的,她當即做出了人生中一個最重要的決定:參軍,到軍事醫學科學院做科研。

而她的丈夫為了和她在一起,從青島辭職,到北京暫時當了一名“待業青年”。“因為生命很短暫,要多制造兩個人在一起的機會。” 他不肯讓她做家務,認為是對她才能的“浪費”,因為她做別的事情更有價值,“她從事的是微生物流行病學的研究,在生物安全、生物防御、生物反恐方面很有建樹。事關國家利益,即使作為普通公民,對這份事業也是崇敬的。”這也許正是陳薇能夠心無旁騖做科研的重要保障。

陳薇是科學家,也是軍人,這讓她有一種特別的使命感。2008年汶川地震發生,陳薇臨危受命,擔任“國家減災委科技部抗震救災專家委員會”衛生防疫組組長,組織編寫《震后衛生防病30問答》和《衛生防疫與心理援助知識手冊》,冒著余震率隊在廢墟上戰“疫”……她還在奧運安保中擔任“奧運安保軍隊指揮小組”專家組成員,成功處置了數十起核生化疑似事件,被評為總后勤部“援奧工作先進個人”。

2014年2月,西非大規模暴發并迅速向外蔓延的埃博拉疫情引發全球恐慌。年底,陳薇就率團隊研發出了世界首個2014基因型埃博拉疫苗。2018年,該疫苗獲得國家頒發的新藥證書和藥品批準文號,這是由我國自主研發、全球首個獲批的埃博拉疫苗產品。當世界為之矚目,國人為之振奮,陳薇說,“科研創新永遠在路上。”

當時有人問過陳薇:埃博拉從來沒在中國暴發過,研究它有意義嗎?去疫區那么危險的地方,萬一回不來怎么辦?陳薇的回答很簡單:“穿上這身軍裝,一切都是我應該做的。”

 

2015年7月,陳薇晉升少將軍銜。2017年入圍中國工程院院士增選候選人名單,2019年順利增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她還是全國人大代表,全國青聯常委,全國婦聯執委……

此刻,疫情當前,陳薇和她的團隊責無旁貸。對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她是有信心的,“無論是人才隊伍、科研實力,還是技術儲備,我們都比以往有更好的準備。”只是,疫情的第一個拐點到來之后,會不會還有第二峰、第三峰?自信的她并不敢輕敵。

她呼吁大家,在疫苗出來之前,最原始的隔離就是最好的辦法。有必要與人接觸時,相隔一米五到兩米以上交流,回來盡快洗手消毒,不要揉眼睛,不要摸口鼻。“現在真的需要全體中國人同心同德!”

很早以前她就說過,“我是一個母親、一個女兒、一個妻子,我希望我的家人健康,同樣希望全天下的人都健康。”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0
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福建22选5走势图表 快乐十分前三组规律 江苏快3预测 股票分析师王健怎么样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昨天 山东十一选五的开奖图 幸运农场遗漏统计App 江苏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app计划 澳门网上娱乐所有网站 北京快乐八计划 排列公式和组合公式 江苏福15选5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十分历史遗漏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深圳交易所股票上市